文章
  • 文章
搜索

欢迎访问成就中国!展示中国成就,弘扬依法治国!

首页 >> 明星企业 >>明星企业 >> 中美合资昆明滇虹药业有限公司
详细内容

中美合资昆明滇虹药业有限公司

走近郭振宇博士,就如第一次踏上昆明这块红土地一样,让人着迷,让人不得不去探寻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到昆明的那天,刚好是雨过天晴,经过大雨的洗涤,在明媚的阳光下,千娇百媚的“春城”让人赏心悦目,昆明滇虹药业有限公司就坐落于昆明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走进滇虹药业有限公司办公大楼的大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铜铸的邓小平头像,红色底座上刻着“发展才是硬道理”。 郭振宇博士刚送走一批客人,浅蓝色的衬衫更显儒雅,目光坚毅。与4月份在“2007年紫荆花杯杰出企业家奖”颁奖典礼宴会上不同,他那隐约的疲倦已不复存在。此时的郭振宇精神十足,我们更多地感受到他的喜悦。获悉最近滇虹药业有限公司在自主知识产权维权上取得重大突破:2007年6月14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云南高院)一纸终审判决作出,维持一审被告汕头市康王精细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汕头康王)侵犯云南滇虹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滇虹药业)“康王”商标专用权的判决,其长期侵犯滇虹药业“康王”商标专用权的事实第二次经高院终审判决认定;此外,2007年7月23日,我国首例涉及驰名商标认定的再审案经安徽宣城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作出裁定,汕头康王此前经司法认定已生效的“康王kanwan”等三件驰名商标被撤销。这是中国第一起司法认定已生效的驰名商标被撤销的案例。这标志着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的一大进步,它将推动并加快我国《商标法》、《反不正当竞争法》法规的完善,为我国驰名商标的认定和保护提供了典型样本,也为我国司法认定驰名商标开了先河。

回首滇虹药业陷身“康王”商标四年纷争的漩涡,让人感慨良多。滇虹药业拍案而起,奋力维权,最终迎来维权的曙光,更是可敬可贺。能够分享滇虹药业这一份来之不易的维权喜悦,对于我们的这次采访,更显意义重大。要更多地了解滇虹,要更多地认识滇虹“康王”,还是应该“从头曰”。

滇虹选帅

众里寻你千百度

滇虹药业是一个基础非常好的的企业,没有银行贷款,更没有任何的不良资产;它是一个具有使命感和责任心的企业,尽管企业发展出现了速度放缓的现象,但仍是一家具备了腾飞实力的企业。

说起他们的创业者——周家礽和汪伯良 他们和滇虹的成长一样让人好奇,正是这两位退休老人带领滇虹药业有限公司拾级而上,一步步走来,用他们的智慧和心血奠定了滇虹今天的瞩目。1993年12月8日,他们集资20万元人民币,在昆明市五华区工商管理局注册成立“滇虹天然药物厂”。选定制药行业,是因为周家礽是原云南白药厂的总工程师,汪伯良则是原昆明部队大观制药厂副厂长兼总工程师,都是身负绝学的制药专家,在管理上,他们也是一把好手。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滇虹的起步更是艰难。1994年1月,公司首创的 “复方酮康唑乳膏”(皮康王)投产,产品很快在西南三省铺开销路,当年销售1000万元,利税200万元。实现当年建厂,当年出产品,当年获效益的目标,相继又开发出骨痛灵酊、康王洗剂、滇虹口溃液、滇虹妇康膏等十个响当当的品牌,并注册了“智人”、“康王”、“滇虹”、“司康尼”等商标。2000年,“滇虹妇康膏”被国家科技部、国家税务总局等五部委列为“国家重点新产品”,同年6月,滇虹“康王”注册商标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列为“全国重点保护商标”,2002年又被认定为“云南省著名商标”。

历经十余年的发展,在两位老人的悉心照料下,滇虹药业有限公司在人们的不经意间陡然崛起。几位创业者以独有的睿智、远见和卓识,将一个1993年仅能生产“皮康王”单一产品的小厂,做成了7个制剂,10个品种均拥有自主知识产权,集研发、生产、营销为一体的现代民营制药企业,2006年上缴国家税金5200余万元,累计上税额已经超过3亿元,公司总资产接近4亿元,稳步跻身云南制药企业前三强。

斗转星移,时间的车轮碾过。2002年,几位创业的老专家都年近古稀,心有余力不足,他们需要一位年轻人来滇虹掌舵。俗话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更不要说是选帅。其实,在这几位老专家的心中,早已为滇虹未来的舵手画好了“像”:他必须有良好的素养、超群的智慧、精湛的专业知识和崇高的社会责任感。在哪里找这样一位“完人”呢?

此时,郭振宇借去爱尔兰休假之机回到故乡昆明,接触到滇虹决策层,被滇虹的创业故事打动,这位世界级的生物医学工程权威、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 终身教授欣往滇虹做客。通过交流,早有报国之心的郭振宇放弃了国外如日中天的事业,来到滇虹执掌帅印。

2003年元月,郭振宇正式就任昆明滇虹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对于他的到来,公司很多人疑虑重重。而郭振宇拍胸脯放“狂言”则更让人大跌眼镜,甚至感到不可理喻,滇虹人都拭目以待。这种气氛让好强的郭振宇有点骑虎难下:他只能成功!上任伊始,郭振宇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公司全体员工公开承诺:“2003年的销售回款增加7000万元,整个销售做到2.6亿,做不到我就卷铺盖走人!”而2002年公司整体销售只有1.9亿,而且从1个亿到1.9亿,滇虹整整用了5年时间。

当时的滇虹除了“皮康王”外,还有“骨痛灵酊”、“康王洗剂”等五六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产品在市场上搏杀。在就任滇虹总经理前的几个月里,郭振宇就跟着营销总监在市场上“锻炼”,他看到全国有很多药厂几十个品种一起做,销售零散且成效低。他敏锐地感觉到国内还缺少富有国际竞争力的功能型日化洗剂。郭振宇果断选择“康王洗剂”进行重点打造,因为“康王洗剂”突出的去屑功能迎合了市场需求,很具潜力。“集中优势资源、整合销售队伍,创新营销、重拳出击”,这一营销策略使“康王洗剂”在市场上势如破竹,当年销量增长80%,销售突破1亿元,成为滇虹继“皮康王”之后的第二个年销售过亿的药品,当年滇虹实现销售回款2.73亿元。

在郭振宇简单整洁的办公室,书架上放满各种管理方面的书籍,不难看出一个学者,一个科研专家走进一个企业当领导所做的努力和付出。是的,郭振宇原来所学的专业与这个总经理所要做的完全不一样,他做研究生学的是电子,博士学电机工程,博士后搞生物医学工程,都与营销管理无关。他尽可能把他所积累的知识与企业的管理有机地结合,他认为做企业要求企业家不是立足一点而是立足一个宏观,要系统思维。根据这种思维方式,郭振宇制订了滇虹发展的四大经营方针:第一,大处着眼,宏观把控。滇虹要做云南制药的领头羊,中国制药的排头兵。第二,小处入手,做强主业。滇虹现在还处在艰苦奋斗时期,资金投放要恰到好处。第三,步步为营,稳中求快。新经济时代,市场的发展决定了企业必须不停地进步,“慢”意味着失败,“停”就意味着死亡。第四,关注健康,科技兴药。利用先进的生产设备、投入高新技术,生产出更有效的药品来。郭振宇认为,企业最大的责任就是诚信纳税,因为企业占有国家的土地资源、人力资源,企业不获利润是有罪的。正是这种责任,这个使命,引领滇虹人一步步走向成功。

从教授到企业高管,应该说是一个跨越。郭振宇已把他在学术上的一丝不苟转移到了应对瞬息万变的商场上,把他的睿智、才华与远见发挥得淋漓尽致。2003年2.73亿元回款的辉煌业绩,让滇虹人振奋:滇虹交给郭振宇没错!在他主导的调整与改革下,“滇虹”由“小步碎跑”转入高速路飞驰,郭振宇也因此龙腾出海,游弋商界。    

如果说2003年是滇虹开始踏上新的起跑线,这一年的“整合营销”鼓足了滇虹人的干劲的话,那么,2004年的“渠道整合风暴”,“客户不要1万只要 500”的战略,着实把整个滇虹人的心又悬了起来。

郭振宇要把原来的1万多家销售客户压缩到了500多家,对滇虹的营销渠道进行整合,建构合理的二级分销体系。这一万多家客户都是公司经过多年累积起来的,削减代理商,销量还能增加吗?“以前是有一万多家客户,但大部分客户都是赊销,公司尚有1亿多元的货款收不回来,这样只会使得公司的销售风险加大”。顶着重重压力,郭振宇给大家作了解释:“要保障客户利益,降低企业风险,就必须改变营销模式”。滇虹准备为这个风险决策付出销售额下降1亿元的代价,但出人意料地是,客户压缩了,销售回款从2.73亿元又攀升到3.43亿元。更重要地是,通过这次整合,滇虹完成了三件事:在产业链中与上下游结成战略合作伙伴;管理向规范化、制度化转变;建立起了科学的激励机制。这一年成为滇虹人津津乐道的“管理年”。公司从过去的经验式管理,“游击队式”的营销彻底转化为品牌大旗下的专业化营销。通过与经销商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理顺了渠道,实现现款现货,不再赊销。其二是开展信息化建设,在企业内部开始实施ERP系统工程,搭建了数字化管理平台,“只要坐在电脑前,就知道每个分部经理当天所有的工作。”滇虹准备不惜成本实现全数字化管理;第三是人力资源绩效考评工程,强化了岗位绩效和收入挂钩,人才储备和培训体系也更加科学合理。这“三大工程”有效地突破了滇虹发展瓶颈,为滇虹实现“二次创业”夯实了基础。

2006年3月,昆明滇虹药业有限公司正式进军日化市场,30多款“滇王康王”系列日化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军市场,短短3个月,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个人护理品销售达到6000多万元。6月,滇虹药业的中草药牙膏和香皂同步上市。8月,膏霜类新品再次登场。一路紧锣密鼓,滇虹在日化市场上掀起强烈的冲击波,公司实现了产业的拓展,被业界誉为“闯入日化市场的一匹黑马”。维护老品牌,推广新产品,“滇虹”以药品为主体,带动保健品和日化品发展的“一体两翼”产业发展战略正式确立。

“滇虹今年可以取得更好的销售业绩,但我们在规划中进行了控制。”郭振宇说,他要适当地给企业的发展刹刹车,先让滇虹在本质上实现现代化,“滇虹发展得太快了,正从创业期走向成长期,要进一步发展还需要解决很多问题。我们不能把大厦根基建立在沙滩上。”这位中国迄今惟一的“海归”美 国终身教授、滇虹药业新生代的领军人物,总是让人惊奇。他不断地总结,及时调整战略,让滇虹的车轮永远奔驰在快车道上。

“天时、地利、人和,加上国家号召西部大开发,云南省政府更把医药产业上升到一个支柱产业的地位来重点扶持,所以我觉得我回国创业恰逢其时,滇虹药业将成为我事业发展的全新平台。”每当有人问起他为什么回国时,这就是 郭振宇博士对回国的解释。“我是个享受过程的人,我喜欢一个个困难被我征服的时刻”。

康王维权

几多欣喜几多忧

不管是“拳头”政策还是“整合”风暴,郭振宇的这两条路都走对了。“滇虹”3年多来战绩斐然:在云南制药企业的排名由第5位上升到第2位,企业销售额以每年一个亿的速度增长,4年间累计纳税3亿元。

从1994年推出“皮康王”开始,滇虹就以过硬的质量驰骋商场。1995年11月,“皮康王”在由国家科委、中国科学院、云南省政府主办的中国昆明科技成果暨新技术新产品展览交易会上获“金奖”。滇虹人一直着力于产品的创新,品牌的打造,滇虹药业注册商标“康王”以其广泛的美誉度和影响力,于2006年元月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

正是因为“康王”的名气大了,有了好的效益,一些投机者就搭起“便车”,打起了“康王”的主意。“皮康王”是滇虹人倾力打造的全国OTC知名品牌,1997年销售收入达到了1亿元,成为当时全国皮肤外用药的第二大品牌。遗憾地是,它诞生的第二年,它的“克隆”品也随之而至。由于当时企业对品牌的保护意识不强,1995年,全国市场就有16个仿冒产品,这些产品的质量问题直接影响了“皮康王”信誉和市场销售。1997年,“皮康王”的增长速度急剧下降,产品销量也从波峰跌到波谷。

“康王洗剂”是药物去屑洗发水,是滇虹“康王”商标又一个拳头产品。1997年上市,2003年就做到了1个多亿,2007年还请了著名影星陈道明做形象代言。随着品牌的知名度日益提升,全国相继有30多个康王上市了,仿冒产品如影相随,挥之不去。“清理门户势在必行”。作为滇虹的决策者,郭振宇态度很坚决。为了维护“康王”品牌声誉,滇虹人开始耗费大量的精力、财力和人力去维权。

侵权企业中最为典型和严重的一家是汕头市康王精细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汕头康王”)2004年,汕头康王瞄上了云南滇虹药业“康王”发用洗剂在去屑洗发产品中的良好市场影响力,公然使用自己根本无权在洗发水等商品上使用的汉字“康王”商标,将其注册于“牙膏、香皂”上的“康王kanwan”商标扩大使用于洗发水上,生产和销售仿冒“康王”洗发水,靠“傍名牌”攫取巨额经济利益。

汕头公司首先以“深圳滇虹康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名义生产并销售“酮康康王”去屑洗剂和“本草康王”去屑洗剂,被处罚后很快又委托成都“恩威制药”生产外观与滇虹药业“康王”发用洗剂极其相似的“康王”同康去屑洗剂,再被处罚后又再次炮制出“美国康王日化研究中心(香港)国际有限公司监制”的“康王”洗发产品继续侵权。甚至堂而皇之邀请明星代言,将大量冒牌的“康王”洗发水倾销市场,给滇虹药业的正常经营制造了麻烦。于是,云南“康王”奋起维权,两家企业的商标争端由此而起并愈演愈烈。

在与滇虹药业持续不断的官司中,汕头康王日渐知名,更堂而皇之以“真正的康王”为广告语来误导广大消费者,被业界讥为“打假打假,越打越假,越打越大”。为了逃避行政及司法对其侵权行为的处罚,汕头康王开始处心积虑地寻求“驰名商标”这把保护伞,妄图依靠驰名商标的跨类保护规定,使其侵权行径披上合法的外衣。

2006年8月4日,匪夷所思的判决自安徽省宣城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汕头康王注册于牙膏香皂上的商标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滇虹对这家一贯“傍名牌”企业的商标竟被认定为驰名甚为质疑,在仔细研读了宣城中院的判决书后,滇虹药业发现该案在事实认定和适用法律上疑云重重,造假迹象明显,滇虹药业深受汕头公司的长期侵权之扰,眼睁睁看着一匹狼披上羊皮岂能袖手旁观?滇虹药业遂于2006年12月20日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民事再审申请,2007年6月4日开庭重审,2007年7月23日,安徽宣城中级人民法院重审法庭作出判决,撤销了该院2006年8月4日判定的“康王kanwan”等三件驰名商标,并驳回其起诉。至此,滇粤两地持续四年的“康王”之争尘埃落定。回顾近年维权的风雨历程,郭振宇不无感慨地说:“傍名牌”现象已经成为反不正当竞争的一个难点,成为扰乱我国经济秩序的一个焦点乃至成为损害我国国际形象的一个污点,更为严重的是,这一现象的蔓延将会严重阻碍中国打造国际品牌的进程,影响中国的国际竞争力。滇虹人竭力维权,不仅仅是为了企业,也是为优化我国企业间的竞争环境尽一份力。

“中国驰名商标”的巨大影响力所能给企业带来的经济效益有目共睹,加之全国各地中级人民法院都有认定驰名商标的权力,司法认定门槛低。因此,利用诉权获得驰名商标认定的现象不断出现,对我国企业界正常的竞争秩序造成破坏。对此,记者采访了法学专家,原最高人民法院政策研究室主 任张泗汉教授和民法学博士 王科峰先生,他们认为:法条疏漏,监督失控是“司法认驰”日益成为“热门”的根源。保护具有一定竞争力、且有显著的社会效果、丰硕的经济效益和广为人知的优良品牌,是司法个案认驰的原意。司法认定驰名商标只是将其作为案件事实,而不是授予商标权人“荣誉称号”。真正意义上的驰名商标,应来自于市场,来自于社会。

利用打官司和司法认定进行不正当竞争,是“傍名牌”手段的进一步升级,已经达到一种极致,应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从市场的具体情况看,法院的不同判决已使企业的市场冲突上升为法律冲突,而这种法律冲突再回到市场冲突,必然让企业无所适从,让行政执法部门执法失据。

制订和完善法律法规是我国宪法赋予人大的庄严使命,滇虹人认为:党的十七大召开,将是依法治国的又一个新的里程碑。通过宣城法院撤销汕头公司已生效驰名商标的典型案件,他们更加坚信邪不压正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滇虹人维权到底的信心更加坚定。

滇虹康王

乘风破浪立潮头

  在滇虹人心中,滇虹只是刚刚迈出了第一步,成功还在前方。滇虹的目标是成为云南制药行业的领头羊,进入中国制药企业前25强。

郭振宇将管理滇虹的成功归纳为8个字:东方理念+西方标准。既注重西方精细的管理方法,又注重中国传统人本理念的管理模式,这就是滇虹的企业文化。他遵循中国的以人为本,将国际化视野与本土国情结合,用西方管理的标准来完善滇虹的制度,并要求员工一丝不苟、严格执行每项制度。

“以人为本,艰苦奋斗,科技兴业”是滇虹的企业宗旨。“以人为本”是滇虹兴业的重心。郭振宇爱才,只要是有思想、有才干的人,不讲资历,不论出身,都能得到重用。在滇虹,员工是企业的第一资源:滇虹事业员工共创,滇虹的成就员工共享;企业为员工遮风挡雨,员工为企业添砖加瓦。

作为滇虹的决策者,郭振宇把“管理”理解为“管事理人”,管好了理顺了,企业就发展好了。郭振宇生动形象地解剖了“企”的含义:“企字如果去掉上面的人,企业的发展也就终止了”,他认为企业发展的最核心资源是人,重要的是形成一种合作精神,对外是供应商、经销商与企业形成产、供、销一体坚不可摧的闭环,对内要求员工具有团队精神,一群人只要齐心协力,就能无往不胜。

2004年,滇虹落实了以绩效考核为基础的薪酬体系,并建立科学+市场+艺术的薪酬体系,根据岗位重要程度来决定薪酬标准,以此来激发员工的主观能动性。同时,成立滇虹学院,郭振宇亲自担任该学院院长,不定期开展APOLLO计划,1500名营销一线员工轮流调回总部来培训。郭振宇提出了“团队、责任、荣誉”的院训,以滇虹的企业价值观影响和激励着大批有志之士。郭振宇总说资金投资在培训上最合适,即使有些学员离开滇虹,滇虹也是为社会发展尽了责任。郭振宇还创办并担任企业内部双月刊《滇虹人》的主编,《滇虹人》以灌输一种品牌意识,统一全体滇虹人的思想为宗旨,成为公司总部与五湖四海的滇虹人以及合作伙伴之间良好沟通的桥梁。

“对于一位企业的领导来说:把企业做好就是最大的爱国”,郭振宇的话铿锵有力。这位在国外闯荡了15年的海归 终身教授,深深体会了我国科技生产力低下的尴尬,在经历了企业知识产权被侵权之痛后,他更希望中国的品牌接轨国际,龙腾国际,并以打造民族大品牌的气魄,彰显了他的爱国情怀。

2006年3月,郭振宇作为主要陈述代表申办“2008年世界自我药疗大会”,在他与中国OTC协会的努力下,北京在与多个申办国竞争中胜出了。也是在那一次,当郭振宇从纽约回国时,机场的一名行李员帮他拿行李,大概走了 三十米,郭振宇给了他100美金小费,令他非常诧异。郭振宇只是笑着说:因为你这辆车上挂了一块写有“中国海尔”的广告牌,希望你以后天天推着他。因为,中国的品牌开始真正地走出去了,这足以让这位海归赤子自豪!

“人无信而不立”。郭振宇认为:民营企业最大的责任在于诚信纳税,同时还要承担起行业责任。对于制药企业,最大的责任就是制造开发出疗效显著的产品,治病救人。

作为制药企业的一员,滇虹的使命就是“关注健康,造福人类”。“康王”的理念是“用科技关爱健康,让生命更加美丽”,这更是滇虹对消费者有力的承诺。郭振宇认为,作为一个经济组织,企业最根本的目的固然是盈利。制药企业更要关注生产新药、良药,并通过顺畅的营销渠道送到消费者手上,解决病痛,为消费者创造价值,也才能实现企业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云南天然生物资源丰富,具备良好的发展生物产业的自然环境,对于滇虹未来发展确有很大的优势。居安思危,郭振宇清醒地认识到,当今社会,一个地区、一个企业不重视科研和资源整合的话,仅具备资源优势并不一定具备真正的竞争力。云南生物科技的发展除了资源优势外,更应大力发展配套技术,增加科研投入,把资源优势上升为竞争优势,之后才能发展成经济优势。以往云南省医药产业过度依赖天然生物资源开发,跳进了“资源就是优势”的误区。他认为,如果云药要大发展,光靠资源是远远不够的。“云药”发展首先要注重产业的整合,不整合形成不了竞争力。郭振宇以云南白药为例谈到了整合的必要性。“整合前,四五家药厂生产云南白药,各做各的生意,各做各的市场,一度陷入价格战,整个品牌无法做起来。整合后,在云南白药大品牌的旗帜下,这个产品做到了4~5个亿。”郭振宇呼吁云南省的三七和灯盏花药物生产企业结成联盟,规范市场,整合品种。其次,云药发展要树立营销挂帅思想。第三要加大科技投入。通过加大科技研发力度,提高独创性,才能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充分发挥云南的生物资源优势,真正把云药产业做大做强。

我们看到,依托高质量的产品优势和良好的企业文化积淀,滇虹领导者思路开阔、决策英明,在省政府“像打造云烟一样打造云药”的政策号召下,滇虹人怀着“关注健康,造福人类”的社会使命感,在健康产业中潜心耕耘。滇虹药业先后被云南省人民政府列为“省重点制药企业”,被中华全国工商联和国家税务总局评为“诚信纳税”企业,被全国总工会和中华全国工商联评为“双爱双评”先进企业。而作为滇虹新世纪领军人物的郭振宇,也以斐然业绩赢得了广泛的社会认可——“新昆明城市形象大使”、云南省政府奖励人才的最高奖项“兴滇人才奖”,“中国优秀民营科技企业家”以及“亚洲品牌十大最具影响力人物”等等荣誉,都见证了他带领滇虹走过的不凡之路。

从学术殿堂步入商界,每当看到商场阴暗的一面时,郭振宇也怀疑过自己到底能否坚持下去。坚持了两年后,“我逐渐适应了商界,也没有想过要退出,因为我是一个不会轻易放弃的人”。我们有理由相信他的永不放弃,会让滇虹人的梦想成真。

延伸阅读
更多
推荐阅读
更多
  • 数字人民币场景再“上新” 公积金领域应用正由点及面

    数字人民币场景再“上新” 公积金领域应用正由点及面

     日前,全国首个“数币+”公积金专窗落户深圳福田区,数字人民币便民应用再添新场景。  记者注意到,7月份以来,上海、苏州、深圳、广州等多地区均传来试点消息和进展,并在应用场景上有所突破,既有面向C端的

  • (两会受权发布)“十四五”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的发展环境、指导方针和主要目标

    新华社北京3月5日电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草案)》提出,“十四五”时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之后,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

  •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多措并举将关爱医务人员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多措并举将关爱医务人员

      新华社北京3月8日电(记者陈聪、陈炜伟)记者从8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有关部门持续推动各地将保护关心爱护医务人员措施落实落细,同时积极推动各地建立保护关

  • 国家知识产权局部署专项整治行动

      新华社北京3月8日电(记者张泉)国家知识产权局日前下发关于严厉打击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非正常商标申请代理行为的通知,部署开展专项整治行动,综合运用监控排查、行政监管、行业自律和联合惩戒等措施,强化商

  • 国企力量支撑 超大城市战“疫”有条不紊

    国企力量支撑 超大城市战“疫”有条不紊

      上海燃气检修人员对待命中的出勤车辆进行消毒。(企业供图)  水、电、气、油、垃圾收运,不论是宅在家里学习、办公,还是走出门外复工、采购,这几样似乎是最不能与你“隔离”的东西。公共服务就像是构成一座